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 正文

59名特警阵亡绝非偶然 解码埃及严峻的反恐形势

在近期的叙利亚和伊拉克战场上,由于受到各方力量的持续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逐渐式微。然而有迹象显示,为了垂死挣扎,原来集中在叙、伊等国的极端分子正在向中东其他地区乃至全球扩散。其中,邻近叙利亚的埃及成为极端组织渗透的重要目标。 同时,由于近年来政局动荡、经济低迷,也使得埃及成为滋生各种本地恐怖组织的温床。近期59名埃及特警在反恐行动中阵亡的事件,就表明恐怖威胁在该国正呈现出蔓延、加剧之势。

据美国媒体报道,10月20日,埃及内务部特警部队策划了一次突袭行动。当时,埃方获得情报,位于开罗以西撒哈拉沙漠边缘的巴哈利亚绿洲有恐怖分子活动。于是,埃及内务部组织下属的特警和情报分队超过70名骨干战斗人员,由数名埃及内务部高级官员带队,前去巴哈利亚绿洲缉捕恐怖分子。

然而,就在半道上,埃及特警车队突遭大批恐怖分子有组织、有预谋的伏击。他们先遭到路边炸弹袭击,随后被极端组织武装的火箭筒和重机枪封锁了退路,所乘坐的越野车损毁,后续部队的救援通道也被切断。由于敌方拥有火力和人数优势,并且占据高地有利地形,导致59名埃及特警阵亡,其中包括多名高级警官。另据外媒报道称,还有数名埃及特警被极端组织武装俘虏后杀害。

袭击事件发生后,埃及国内舆论纷纷指责官方轻信来源不详的“情报”,并怀疑军警部门内安插有极端组织“内鬼”。而从袭击事件的细节来看,这种怀疑不无道理。前去巴哈利亚绿洲执行抓捕任务的埃及特警分队规模不算小,且多为经验丰富的骨干人员。而这支战力较强的特警分队竟然在袭击中遭到“灭顶之灾”,不仅显示出极端组织武装在人员和装备上占据较强优势,更说明极端组织已对埃及军警的动向摸得一清二楚。此类高级别行动的情报被极端组织获知得如此准确,意味着埃及军警内部很可能已被极端组织所渗透。

值得注意的是,恐怖组织对埃及军警的袭击并非首次发生。仅2017年以来,就有数百名埃及军警在与该国境内的各种反恐行动中阵亡。其中很多埃及军警都是死于敌方伏击以及对驻地、哨所的袭击等烈度较高的战斗中。而这种情况并非只在极端组织趋于没落的2017年才凸显出来。资料显示,从埃及开始政局动荡的2013至2016年,就有超过700名埃及军警死于恐怖袭击。同时,恐怖分子活跃的区域,也从邻近中东热点地区的西奈半岛,逐渐向埃及西部边境和南部地区扩散,并且越来越多的渗透进埃及政府和本地民众中。由此可见,此次造成59名特警阵亡的袭击事件绝非个案,而是埃及近年来愈发频发和猖獗的恐怖活动的一次“集中爆发”。

恐怖分子袭击1处埃及军队哨所后的境况

那么,作为军力在中东首屈一指的地区强国,为何埃及国内的恐怖组织活动愈演愈烈呢?

公开资料显示,从叙伊战场转移而来的极端组织武装分子,是直接推动埃及国内恐怖活动“升温”的外部动力。由于受到美俄等国以及叙利亚、伊拉克各派武装的打击,“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纷纷向周边国家寻找新的生存空间,而邻近极端组织活动区域的埃及首当其冲。特别是近些年,因高层更迭,经济下滑,社会秩序混乱,现在的埃及政府忙于应对层出不穷的经济、社会和外交问题,未能有效打击极端组织在西奈半岛的活动,从而给恐怖势力的滋生和渗透提供了空间。而连接亚非大陆且处于相对“真空”状态的西奈半岛,也成为极端组织向埃及乃至北非地区转移的基地和通道。

同时,随着极端组织的兴起,原本在西奈半岛地区活动的本地恐怖组织也积极“投效”极端组织。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名为“耶路撒冷支持者”的恐怖组织,该组织在2014年11月声明效忠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并自命为“伊斯兰国西奈行省”,以此作为官方称呼。据媒体报道称,就是该组织一手策划了当年击落俄航客机的恐怖袭击。该组织与外来极端分子相勾结,在埃及国内不断发动对军警的袭击,还蛊惑对埃及政府不满的民众加入极端组织。二者同流合污,使得恐怖主义流毒在埃及境内迅速传播。

除“伊斯兰国西奈行省”外,潜伏在大开罗地区的恐怖组织“埃及战士”近些年也活动猖獗,每年都在开罗和吉萨附近制造多达数十起恐怖袭击。上述恐怖团伙在行为、目标上与境外极端组织接近,且存在时间较长,更熟悉埃及本地情况,他们对于埃及政府和军警部门的实质性威胁也很大。

至于那些因官场腐败、经济凋敝而心怀不满的民众,以及追随前总统穆尔西的穆兄会支持者,也组成了不少小规模反政府组织。尽管前者并不像极端组织那样具备强大实力和严密体系,但他们根植于埃及社会之中,就好像一颗颗未引爆的定时炸弹。在不发动恐怖袭击时,他们与普通民众无异,而在躲避军警追捕时,他们的家族、部落甚至邻里都可能为其提供庇护。因此,虽然这些人或许组织能力有限,但想要缉捕或消灭他们难度也很大。同时,这些反政府团体和个人也可能成为各方恐怖势力向埃及政府和军警部门渗透的“通道”。前文提及的袭击事件中可能存在的“内鬼”,或许就是由这类人群中发展而来。

尽管目前埃及政府的统治相对稳固,也可以凭借强大的军警力量暂时弹压住局面,但恐怖组织正在埃及逐渐“发展壮大”的事实却不容忽视。一方面,遭受重创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不甘就此灭亡,势必会在周边地区寻求“突破口”。另一方面,如果埃及国内的政治、经济局势得不到好转,则其滋生恐怖主义思潮和支持者的根源也将无法断绝。由此可见,埃及所面临的反恐形势,依然严峻而任重道远。